情书小说结尾原文(情书小说结尾原文岩井俊二上下没有一个兜)-人生感悟
expr

情书小说结尾原文(情书小说结尾原文岩井俊二上下没有一个兜)

《情书》是日本导演、作家岩井俊二的长篇小说,出版于1995年。小说由同名同姓的误会展开,两位女子通过书信交流,以舒缓的笔调展现出两段可贵的爱情。最初的《情书》是岩井俊二在着手准备一部名为《燕尾蝶》的电影时,趁着间隙的时间完成的,它是一个简单又短小的故事。

《情书》的后记中有一篇北川悦史子写的评论,开头是这样写道的:

我曾经不以为然,认为拍电影有才华的人,是不可能具备过高的写作天赋的。

人的精力是有限的,能够在多个领域有所作为的人不多。因此,我是赞同北川悦史子这句话的。不过,岩井俊二作为导演,能够在统筹安排剧组内众多人员之下,还可以找到空余的时间书写自己的作品,并且这些作品的质量都很好,可见其不仅仅只是一个有才华的人,这也是为什么我会认真地去阅读他的这部作品。

岩井俊二

我想这个年头没有多少人会写情书了吧?自认为这是一件浪漫的事。

写情书的人,或许是在某个温暖的午后,忐忑不安地斟酌字句,又忐忑不安地将情书封好,然后忐忑不安地投出,最后忐忑不安地等候。

收情书的人,或许是在某个星光灿烂的夜晚,拿出白天收到的书信,或许没有署名,在台灯下拆开,大概会笑起来,有一点点喜悦,或者惊讶、苦恼,又或者是犹豫。

无论如何,写的人总会有所期待,收的*概也会因为对方这般郑重而严肃对待。

当看到《情书》这本书的时候,我会认为它一定是由一封情书展开的故事。但当我将它读完,实际上并不是我想的那样,也许是我“长大了”,用习惯去思考,而忘记了真正有趣的想法。

下面我便来讲讲这封不一般的《情书》想要表达的情感。

博子对阿树的追忆:在逝去的回忆中,延续着爱意

《情书》故事的开始,渡边博子在墓地里仰头望着落雪的天空,藤井树则在故事开始便已经死去。虽然还没来得及看清阿树的模样,我大概能猜测到他对博子的深情。当博子对着阿树的中学相册找到过去的痕迹时,当阿树的母亲安代指出某个看起来和博子很像的女孩时,结局便隐隐约约地露出水面。

博子意外地收到回信,发现这竟然是一个误会,接着意外地发现阿树那段不为人知的恋情,在这个过程中,博子的泪水就像永不枯竭的泉水,一次又一次地流淌到我的心头。

电影《情书》剧照

最初的泪水只是寄托于相思,然而渐渐地变成了委屈,无论如何,她最珍惜的恋情变成了一种替代,她流着泪说出了一句:“我决不原谅他”。可是之后,委屈迅速地变成了追忆与困惑。即使自己的感情只是替代品,也是割舍不下的。

正是那一刹那,她所有的情感面对大山喷薄而出,化作泪雨。

书中有一段用来描写博子对阿树的感情最为真切:

“博子在东京长大,对她而言,神户的全部生活都是他——和他一起度过的日日夜夜,常相厮守的日日夜夜,偶尔一个人的日日夜夜,以及满心满脑全是他的日日夜夜,有他陪伴着的日日夜夜,宁愿时间停止的日日夜夜,还有——永远失去他的日日夜夜。”

博子与另一个藤井树的通信,他们像挖掘宝藏一样,发现时间的深处,竟然有一段如此婉转曲折的心意存在,掩盖住男主角的纱布,就这样一层一层地揭开。

虽然博子对于阿树的感情已经变成了追忆,但是博子依然希望了解自己曾经的恋人,让这段感情默默地延续。

阿树的过往:一个真挚害羞的少年展现的心意

尽管阿树与博子的相遇并不那么美丽,但是却是一场奇妙的一见钟情,整个告白的过程仿佛始终萦绕着一层雾气,或许是因为阿树的形象并不真切,那颗半遮半闭的心令人疑惑,又或许是这样的一见钟情实在太过突兀,背后总是会有点秘密的。

只是这个秘密也算不得秘密,按照初恋找爱人,大概成为了男人之间心照不宣的事情。

奇妙的书信还在继续,逝去的记忆渐渐地被找回来。不仅是阿树的,同样是我们的,曾经的青春一点点在记忆中浮现,那个年纪对感情的懵懂与冲动,似乎就在昨日。

这不是什么沧桑,仅仅是怀念,怀念那段我们都回不去的时光。

博子用短短几句话将自己的爱人阿树勾勒出来:

“他那样的人,经常眺望远方。”、“那双眼睛总是清澈的,是我迄今为止见到的最漂亮的。”、“他喜欢登山和绘画。如果不是在画画,就是在登山。”

他是一个安静且深情的男子,登上高山,是为了看向远方,还是去看不一样的风景?这样安静的男子真的是曾经那个活泼的少年吗?那个喜欢恶作剧的小子真的会变得如此沉郁?我想是的,

他们都不善于表达,都是同样的内向,骨子里都有着明显的执着与倔强,把自己的想法都藏得很深,很深。

关于内向的表现有很多种,它可以是安静深沉的,也可以是喧嚣吵闹的。如果这一切发生在一个少年的身上,他并不懂得如何令她开心,即使懂得,也难以启齿,他害怕又渴望,想让她明白自己的心意。

于是只好惹她生气,以此来引起她的注意,费尽心思的恶作剧,正是典型的内向少年想要表达自己感情的方式。

如今这个年代,我们的感情已经变得越来越苍白,相爱得太快,好像从来没有爱过。

若他不是一个真挚害羞的少年,怎么会在转学前夕想要表白却支支吾吾;怎么会偷偷地画下素描夹在书中,递到她的手里?怎么会傻傻地借出从来没有人借的书,只为了能够在图书卡上抄下恋人的名字?

在青春中留下过的,是最真诚的情感

当我们回看年少的时光,那时候容易哭、容易感动,容易相信一切,不像现在,对一切真心都抱着敌意。

人是奇怪的动物,会因为吸引而抗拒,再因为抗拒而被吸引。

或许是缘分,又或许是单方面的徘徊。

暗恋是怎么一回事呢?它就像小时候舍不得吃,藏到柜子里直到发霉的饼干,现在拿出来看,它发霉了,不能吃了。过去的,就过去了。我们拼命地隐藏那些秘密,捂住嘴巴咽下一肚子的泪水,忽然回头,并没有人站在身后,去看悲伤的电影也没有了大哭的理由。

他是谁呢?坐在你身后的?在图书馆的?她又是谁呢?她的小辫子垂在你的课桌上了吗?他们大方地住在我们的回忆里,从未搭腔过,因为没有交集了。

关于青春,我们总是能够编出一个蹩脚的、仓促的谎言,而这个谎言或许仅仅关于一个人。

那是一种怎样的感情,让人叹息、让人脸红、让人伤心、让人跃跃欲试,让人欲言又止。

开场与落幕,一个人的表演,止步于一个人的国度,充斥着甜蜜、心酸与感动。

我们的青春多么细密温柔,像多雨的季节,像逆风中的朝阳。

回忆是回不去的,我们仓促地回头,看见一个不存在的人,站在那里唏嘘、微笑、落泪,没有尽头。

暗恋的人有他们自己的身份,不需要上场,也不需要退场。

故事中的他会因为那个藤井树而找到博子吧?他会一辈子都爱着藤井树吧?如果他没有离开人世,他们会在一起吧?

答案不重要,重要的是他们曾留下过最真诚的感情。

结语

当翻过书的最后一页,我问自己,俊二笔下的世界里,情书是什么?现在,我有了答案,它是那些素描,是那些图书卡。情愫暗怀的少年时代,胆怯的我们谁也学不会恰到好处地表达,只能封起那封充满情感的信。

一切浪漫的事,不需要修饰,不需要壮观,它们注定会成为永远清澈的泉水,成为支离破碎的点点滴滴,成为记忆中永不丢失的一部分。

温馨提示: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