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冰心的简介资料(作者冰心的简介资料20个字)-人生感悟
expr

作者冰心的简介资料(作者冰心的简介资料20个字)

来源:人民网-人民日报海外版

1980年,冰心(右)会见日本作家井上靖。 冰心文学馆供图

严丽珍著《冰心研究集》

萩野脩二著《谢冰心的研究》

冰心是20世纪文学巨匠,中国著名诗人、散文家、翻译家、儿童文学作家、社会活动家。她的“有了爱就有了一切”的“爱的哲学”,既是一种富有感召力的文学创作思想,又是一个凝聚人类共同感受的世界性命题。

观察几十年来冰心的海外传播与研究可以发现,冰心一直被视为和平友爱的使者,她的宽容和大爱堪称中国形象的一种象征;她的用人类之爱制止战争的理想信念,成为倡导和平正义的世界性资源。

以文学为媒,增进中日友谊

冰心作品的海外译介是从日本开始的。1921年8月,大阪《读卖新闻》连载了周作人翻译的冰心小说《爱的实现》。1925年,中田信子的《中国最近的诗》发表于《日本诗人》4月号。在该文注解中,作者关注到冰心这位女诗人,评价说“她的诗中有无限哲理的思索,丰富的想象”。20世纪三四十年代,冰心的重要作品《繁星》《春水》《超人》《寄小读者》都先后译成日文,并涌现出仓石武四郎、奥野信太郎、大林重信、伊藤贵麿等译者,他们都是冰心作品在日本的推广者。这一时期,日本冰心研究主要聚焦“冰心诗歌的主题思想和艺术特色”,同时致力于扩大冰心在日本思想文化界和社会的影响。

1946-1951年,冰心在日本生活了5年,期间与日本文坛互动频繁。1946年11月,佐多稻子、林芙美子等女作家与冰心彻夜畅谈了中日文学和女性问题。1948年,冰心就国际妇女节接受记者采访,提出应提高女子受教育水平,把妇女的兴趣从家庭引向社会,并逐步引向世界。冰心还撰文《给日本的女性》《给日本青年女性》《给日本学生的一封公开信》等,刊于日本各大报纸。

这期间,冰心以作家的锐利眼光,保持着对社会重大现实问题的关切。她座谈、演讲、访谈的主题,往往围绕“战争与和平”展开,从民族、国家、人类之间的关系入手,指出追求和平、向往正义才是人性使然,符合人类根本利益,是进步人士的共同愿望。对于日军侵华,冰心表示,“中国人是不把*、*和国民混同起来看的,哪个国家的人都有人类之爱,这是我们共同的感受”。

抗战前日本研究者对冰心的评价很大程度上受中国知识界的影响。日本真正的冰心研究始于20世纪90年代,涌现出萩野脩二、冈田祥子、牧野格子、虞萍、竹内实等研究者。2009年萩野脩二出版的《谢冰心的研究》是日本第一本冰心研究著作,收录了许多珍贵资料。2010年,虞萍出版的《冰心研究——女性·死·结婚》结合冰心赴日之旅,概述日本冰心研究情况,并指出冰心毕生关注中国的命运、前途、社会变革以及发展前景,尤其对儿童、青年和女性的人生和教育问题倾注了大量心血。可以说,冰心在日本的影响,持续至今。

为继承与弘扬冰心“爱的哲学”,应日本创价学会邀请,冰心文学馆2008年在日本设立“冰心青少年文学奖”,用于奖励优秀的日本中小学应届毕业女生,鼓励她们发扬爱心,为中日和平与友谊作贡献。冰心文学馆原馆长王炳根还应邀5次赴日参加各类活动,介绍冰心其人其作,推动了新时代冰心“爱心”精神在日本的传扬。

新声迭出,彰显世界影响

欧美对冰心的研究主要分两个时期,一是20世纪40-80年代,研究主要围绕冰心新文体意识和诗性表达展开,代表人物是普实克和夏志清。二是20世纪90年代以来,冰心作品的社会主题与女性主体意识的关系,成为研究者们感兴趣的话题。

捷克斯洛伐克汉学奠基人普实克,在论文《中国新文学》中率先指出:冰心的诗“实际上是古老的艺术,古老的情感领域与富有创造性的方法之结合。”他的学生马塞拉·鲍什科娃不但翻译了冰心的短诗,而且还写有论文《冰心的短篇小说》和《中国现代韵律学的起源》。马利安·高利克是“布拉格汉学学派”的重要代表人物,他在论文《中国现代知识分子史研究之六:青年冰心》和《中国现代知识分子的典范——年轻的冰心、年老的泰戈尔与善良的牧者》中指出,冰心的诗作既有基督教的印记,又显示出佛教思想,但是冰心在思考关于神、个体、众生以及宇宙的关系时,仍然统一在中国传统哲学之中,这使得她对精神、理想和意识的表达更具直觉意会的特点,也因此,冰心的诗要比小说写得好。美国学者夏志清则提出了相反的观点。他在《中国现代小说史》中指出冰心的“诗和散文因缺乏现实的架构而倾向于感伤,但她的一些短篇小说具有独特的风格”。

20世纪90年代以来,对冰心思想与文学创作关系的研究可见于美国莱斯大学历史系教授白露以及研究者文棣、Sally、Wei Yanmei、Wang Bo等人的著作和论文。与之前不同的是,这些研究者已把冰心纳入到对20世纪中国文学性别意识的考察中。这为冰心研究开辟了一片疆土,在此,人们不但可以看到冰心“爱的哲学”中有关时代精神与女性思想的深刻阐发,继而获得对于冰心思想更加宏观的认识,亦有助于人们从中了解中国女性文学创作的文化形态和思想源流。欧美冰心研究新声迭出,反映出冰心作品蕴含深广,其人文思想具有持久的世界影响。

促进东南亚华文创作

为增进海外华裔青少年对中国新文学的了解,扩大中国文学在海外华人群体中的影响力,1977年,冰心诗集《繁星》由黎煜才译成马来语出版。报纸刊登介绍:本书于1977年根据1959年香港版翻译,翻译此书目的有二:一方面使中学生对短诗的内容与结构有所认识,另一方面引导他们对新诗创作发生兴趣。

随后,冰心作品的翻译和研究在东南亚持续几十年。1980年,冰心诗集《春水》由陈应德译成马来语。1994年,冰心小说《超人》被李玉涓翻译至马来西亚。2006年,新加坡学者严丽珍还出版了《冰心研究集》,剖析冰心作品的思想观念和艺术风格以及评论家的批评分歧,肯定了冰心的文学史地位,可谓是“于有疑处见精神,在分歧处听妙音”。

为凝聚海内外福州乡亲对故乡的爱,1994年,世界福州十邑同乡总会创办“冰心文学奖”,面向海外作者征文,至今已成功举办八届,成为推动世界华文文学创作的重要平台,尤其受到东南亚地区写作者欢迎。

持之以恒,沟通中外文化

冰心不仅通过创作和社会活动,让世界感受到中国文学和思想的魅力,还身体力行,致力于中外文学和学术著作的翻译,并持之以恒地坚持了半个多世纪。

冰心堪称李清照诗词英译第一人。1925年,在韦尔斯利学院攻读文学硕士学位期间,冰心就开始翻译李清照诗词,她的硕士学位论文也与此有关,题为《李易安女士词的翻译和编辑》。1931年,她翻译的纪伯伦散文诗集《先知》,由上海新月书店印行。1954-1965年是冰心翻译的高峰期,她先后翻译了8个国家的诗歌、剧本、民间故事、小说、散文。其中包括纪伯伦的《沙与沫》、泰戈尔的《吉檀迦利》《园丁集》及戏剧集多种,还有(美)杜波依斯、(加纳)以色列·卡甫·侯、(阿尔巴尼亚)拉齐·帕拉希米等人的文学作品。晚年,冰心参与了《世界史》(海恩等著)、《世界史纲》(韦尔斯著)的翻译工作。

冰心对中外文化交流作出的杰出贡献,得到国外学术组织的认可和*的嘉奖。1986年,冰心被选为欧美同学会名誉副会长。1995年,黎巴嫩*授予冰心黎巴嫩国家级雪松骑士勋章,以表彰她为中黎文化交流事业所作的突出贡献。授奖辞特别说明:“我们今天颁发勋章,是为中华民族的优秀品质加冕。如此象征性地在谢冰心女士身上得到体现的这些品质是由兼收并蓄、坚韧不拔、顽强拼搏和诗一般的温馨融汇在一起的一种民族精神。”对此,冰心发表了题为《这是给予12亿中国人民的荣誉》的讲话。

“有了爱就有了一切。”冰心一生的言行,她几百万字的作品,都在诉说着对祖国和人民诚挚的爱,诉说着对人类未来的充沛信心。她的纯真、善良、刚毅、勇敢和正直,使她在海内外读者中享有崇高威望,也让中国现代文学史因她的存在而熠熠闪光。

(作者系福建社会科学院副研究员、冰心文学馆客座研究员)

温馨提示: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